一个日本鬼子可能经历的一切

时间:2017-11-11 11:51:24        来源:
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《日军侵华图志》,张宪文先生主编。战时学生进行军事训练。〔今井清一编:《图说昭和的历史(6)·走向大战之道》,第172页〕石家庄国防妇人会为前线日军士兵制作绷带。〔大阪毎日特派员东京日日特派员摄影:《支那事变画报》第二十辑,大阪毎日新闻社、东京日日新闻昭和十三年(1938)三月一日发行,第16页〕御殿场原里村的妇人在进行训练。〔今井清一编:《图说昭和的历史(6)·走向大战之道》,第122页〕女子义勇队在雨训练。〔《国际写真情报(第16卷第12号)日支大事变(第4辑)》。原书无页码〕1940年早稻田大学的学生在校外训练。〔今井清一编:《图说昭和的历史(6)走向大战之道》,第175页〕日本陆军在出兵山东前 举行“出征”仪式。〔原版照片,赵晓林藏〕4月25日,日军在青岛登陆。〔穗下次郎编纂发行兼印刷:《遣支纪念写真帖》 第 1 辑,第 2 页〕日军士兵在永绥门对济南平民进行搜查。〔大阪每日新闻社等编辑出版:《济南事变画报》,第 10 页〕1929 年 5 月,日军在胶济铁路济南站内登车撤往青岛。〔东方杂志社编辑出版:《东方杂志》二十六卷第九号, 插图第 6 页〕日军在东北边防军公署合影。〔日本第二十师团司令部混第三十九旅团司令部编:《昭和六、七年满洲事变朝鲜军出动纪念写真帖》。原书无页码〕正在行军演习关东军。〔李忠杰主编:《中国抗日战争图鉴》,第45页〕日军在沈阳任意抓捕无辜群众。〔林声主编:《九·一八事变图志》,1991年8月版,第96页〕准备卢沟桥进犯的日军。〔《卢沟桥事件画刊》,时事图书出版社1937年8月版,第四页〕卢沟桥上的日军。〔《一億人の昭和史·日本の戦史(3)·日中戦争(1)》,第 9 頁〕7月29日夜,作战的日军。〔《支那事变写真全集》·上·北支战线1938年5月10日,伪装成中国人在薰口镇附近侦查的野炮兵第二十联队观测兵。〔《一億人の昭和史·日本の戦史(4)·日中戦争(2)》,第 61 頁〕11月27日,日军辎重部队利用小船从苏州向无锡运送补给。〔《一億人の昭和史·日本の戦史(3)·日中戦争(1)》,第 235 頁〕在闸北与中国军队对峙的日军机枪阵地。〔《日支事变写真帖》,第二卷,第 39 页〕日军攻入南宁市区,与中国守军进行巷战。〔大阪毎日特派員、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:《支那事変画報》第七十三輯,第4頁〕日军便衣队带着湖南衡阳战场战死的官兵遗骨,转战广西途中。〔《一億人の昭和史·日本の戦史(6)·日中戦争(4)》,第252頁〕1941 年 4 月 25 日, 日本拓务大臣小矶国昭大将前排右二)在华南战线视察。〔《一億人の昭和史(10)·不許可写真史》,第 163 頁〕用于通信的日本信鸽。〔牧野喜久男主编:《决定版昭和史8·日中战争勃发》,每日新闻社1984年版,第204页〕1941年5月3日,日机使用重磅炸弹轰炸居民区。这是在市中心观音岩居民区留下的直径为14米的巨型弹坑。〔重庆图书馆藏〕轰炸前的上海美丽景观〔《皇威輝·中支之展望》(第四版),(和歌山)大正写真工芸所1941年6月版, 第8頁〕日机投弹上海的瞬间。〔《支那事变画报》第九辑,1937年11月11日发行,第 6 页〕日机空袭上海市街。〔《 決定版昭和史(8)·日中戦争勃発(昭和12—13 年)》,毎日新聞社昭和五十九年(1984)四月版,第 32-33 頁〕穿着防毒服、披着伪装, 准备化学战的侵华日军。〔大久野岛毒气研究所提供〕常德周家店九岭村村 民向家佑向细菌调查人员 控诉日军实施的鼠疫细菌战杀害了他 4 户邻居的罪行。 〔刘启安:《叫魂——侵华 日军常德细菌战首次独家揭秘》,第 135 页〕专家正在南京现场处理化学毒弹。〔日本遗弃化学武器担当室网站, http-www.cao.go.jpacw cnjigyo.html〕因日机轰炸,家园被毁,江北民众被迫失去居所。〔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编印:《日寇暴行实录》〕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情形。〔美国国家档案馆藏〕1938年10月,日军进攻武汉时,许多民房中弹燃烧。这是一名流落街头的妇女看着自己的家园被烈焰吞噬。〔郑震孙:《日本侵华图片史料集》,第 67 页〕日军攻破南京中华门。〔《写真集·南京大虐杀》,第25页〕上海北站附近,日军重磅炸弹留下的弹坑。〔廖大伟、陈金龙主编:《侵华日军的自白——来自“一·二八”、“八·一三”淞沪战争》,第83页〕日本殖民当局对学生的奴化教育渗透到学生生活的各个方面。图为学生饭前感谢日本天皇恩赐。〔齐红深收藏〕伪满洲国建国大学的武士道训练。〔齐红深收藏〕日伪组织的“妇人会”在武汉街头进行宣传活动。〔詹洪阁收藏〕1937年8月8日,侵入北平前门大街的日军。〔孙东升、王根广主编:《见证抗日:1931——1945年影像档案》,(北京)九州出版社2005年6月版,第8页〕1941年冬,在冀中区束鹿南部地区“扫荡”的日军。〔岛贯武治监修、国书刊行会编纂:《支那事变写真集》,第375页〕1942年7月,日军在白洋淀决堤放水,大片庄稼被淹,百姓只能兄洪水中打捞庄稼,聊以活口。〔河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:《河北抗日战争图鉴》,第144页〕日军“扫荡”河北易县,可怜的孩子父母被杀害,房子也被烧毁。〔晋察冀文艺研究会编:《人民战争必胜——抗日战争中的晋察冀摄影集》,第72页〕1945 年 2 月 4 日至 11日, 苏、美、英三国政府首脑斯大林罗斯福、 丘吉尔苏联的雅尔塔举行会议。〔杨克林、曹红编著:《世界抗日战争图志》下册,第 1568 页〕波茨坦会议会场。〔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:《中国战区受降纪实》,第 57 页〕在随枣会战中日军死伤惨重。〔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:《中华民国历史图片档案》第 7 册团结出版社2002 年 5 月版,第 722 页〕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一名落单的日本士兵被中国游击队员抓获。〔秦风辑图,李继锋撰述:《影像与断想:抗战回望》,第 95 页〕-第三次湘北大捷俘虏的日本士兵。〔秦风辑图,李继锋撰述:《影像与断想:抗战回望》第 188—189 页〕1939 年 11 月,昆仑战役时中国动用了唯一的机械军团第五军,取得了重大胜利,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等战死。〔秦风辑图,李继锋撰述:《影像与断想:抗战回望》,第 171 页〕1943 年 11 月初,日军进攻位于湖南西部的常德。图为常德会战中,中美双方指挥人员在联合部署作战方案。〔秦风辑图,李继锋撰述:《影像与断想:抗战回望》,第 196—197 页〕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大反攻,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开展了大练兵运动。〔张筱强、刘德喜、李继峰等编著:《图片中国百年史(修订本)》,第 305 页〕1945 年 3 月 10 日, 经历“火牛”轰炸后被烧焦的日本平民遗骸。〔美国国家档案馆藏,RG111-SCA〕常德大捷中被俘的日军士兵。〔秦风辑图,李继锋撰述:《影像与断想:抗战回望》,第 198—199 页〕1945 年 8 月 8 日,苏联红军坦克开进大连,东北全境解放。〔张筱强、刘德喜、李继峰等编著:《图片中国百年史(修订本)》,第312页〕1948 年,审判席上的各国检察官。〔美国国家档案馆藏,RG111-SCA〕1945 年夏,八路军滨海部队攻克了山东诸城。这是八路军的入城式。〔张筱强、刘德喜、李继峰等编著:《图片中国百年史(修订本)》,第 312 页〕1945 年 8 月 14 日, 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宣布日本投降。美国国家档案馆藏1945 年 8 月 8 日,苏联红军的坦克开进大连,东北全境解放。〔张筱强、刘德喜、李继峰等编著:《图片中国百年史(修订本)》,第312页〕1945 年 8 月 15 日, 昭和天皇通过广播宣布日本条件投降,日本民众收听后痛哭流涕。〔中原鉄治[ほか]執筆;半田拓司[ほか]編集:《戦後 50 年:カメラがとらえた激動の半世紀特別報道写真集》,第 8 頁〕投降席上,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(前排左三)在降书上签字。〔杨克林、曹红编著:《世界抗日战争图志》下册,第 1620 页〕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《日军侵华图志》,张宪文先生主编。
   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